外胚叶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败寇成王!

斯多亚续——奥勒留与加缪

马可·奥勒留就是那个写《沉思录》的罗马皇帝,他热衷修辞术,喜爱斯多亚派哲学,并且以之作为自己的三观,贯彻一生。在他生命终结时,他本正作为罗马皇帝在外行军征战,却不幸染上天花。自知命不久矣的他,将儿子和主要将领叫到跟前,宣布自己的儿子为新皇,又交代部署了行军战略和帝国后事后,斥散了所有人,一个人回到营帐,躺到床上,蒙上被子,像睡着了一样静静地离去了。真是斯多亚式冷静的死亡,足以和苏格拉底之死相媲美,同样宁静而高贵。可见真的是哲学“毁”一生啊。


奥勒留是罗马斯多亚学派的代表之一。罗马斯多亚学派与晚期希腊的真正的或者说原初的斯多亚学派的区别就是——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可以说罗马斯多亚哲学只是晚期希腊斯多亚学派的学说流入后的传承与延续而已,甚至都没有发展,如果不把其更贴近生活的罗马化的风格的转变和理论的系统性、理性化的程度的降低强行算作发展的话。而这一点也恰恰是罗马哲学整体的一大特点——对希腊哲学的简单地甚至简化地继承与延续。所以在(大陆正统学院派)哲学史上,罗马哲学又称为希腊—罗马哲学或希腊化哲学。罗马人的理性思辨能力和创新意识可想而知。当然,罗马人和希腊人在这方面的差异及其原因又要牵扯到地理自然历史社会云云,那就扯远了。


回归奥勒留的思想,典型的斯多亚哲学。他认为宇宙的本性就是理性,人的本性也是理性,所谓顺从自然就是要过一种有理性的生活。有理性的生活就是要服从宇宙整体对命运的安排。


人的本性既然是符合宇宙理性的,那么就应当过一种普遍的、群体的生活,而不是狭隘的个人生活。由于记住个人是整体的一部分,并且与其他部分是密切相关的同类,人就不会做伤害人群的事情,而是把自己的精力放到共同的利益上。人是十分渺小的,他在无限的时空中只是短暂的一刹那而已;只匍匐在无限的空间中的大地上的一小块土壤上,只分有了普遍灵魂的极其小的一部分,这样渺小的生命只有贡献给整体才能获得意义。宇宙中的一切都是紧密关联的,我们的命运不能脱离其他部分而独立运行,而命定要和他人生活在一起。所以爱他人是合乎理性的,在这种爱中人就超越了个体的限制,达到了具有普遍意义的生活。


宇宙中的一切都处于永久的变化之中,除了神,没有什么是永存的。死是必然的,合乎本性的,合乎本性的东西一定是善的。所以死并不可怕,而是非常自然的事情。人们所能够做和应该做的事情就是服从自然的安排,过符合自己本性的生活。

待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