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胚叶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败寇成王!

斯多亚学派

     斯多亚学派的创始人是芝诺,画廊(stoa)讲学的芝诺,而不是爱利亚以令人纠结的悖论而烦人的芝诺。


     斯多亚学派认为哲学家应该具备三种德性:缜密的逻辑训练、渊博的自然知识和高尚的道德修养,因此他们的研究范围对应涉及逻辑学、物理学(自然哲学)和伦理,重在后者。在他们看来,如果把哲学比作一个果园,那么逻辑学就是果园的篱笆(就像柏拉图学院上写着不懂几何者不得入内,逻辑是哲学的门槛,它有助于思路的清晰准确严谨,使人更好地思考),物理学是土壤和果树(基础与主体。自然、世界是什么?人是什么?我们在世界中处于什么位置,和世界是什么关系?只有先解决了这些自然哲学意义上的是什么的问题,才能继续探讨我们为什么存在以及该如何生活等为什么和怎么做的伦理学问题。伦理观构建于世界观的基础之上),伦理学则是树上的果实(最终目的,最重要。为何活指涉人生的终极价值与意义,而如何活实践意义重大,不但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而且直接关系到人生的终极价值,关系到我们一生的幸福与“快乐”。此外也和当时的社会环境有关。晚期希腊不比其兴盛时,战乱频仍,人们生活困苦,斯多亚学派也希望为生于衰弱乱世的人探寻一条通向内心安宁幸福的道路)。


一、逻辑学


     在斯多亚学派中,逻辑学不仅是一种认识工具,而且具有德性的含义,因为它不仅有助于正确的推理和判断,而且有助于过合理而有序的生活(只有对自己的生活做出正确的认识和判断,才能生活得合理有序吧)。


     斯多亚学派的逻辑学由辩证法和修辞学组成。“修辞学是把所阐述的道理讲得更加优美的科学;辩证法则是通过问答把道理讲得正确的科学。”(《古希腊哲学》)


     与亚里士多德逻辑的区别。亚氏逻辑主要是研究词项(主词谓词宾词)之间的关系,这些项由“所有”“无”“某些”这样的量词以及“是”“否”这样的谓词表达式连接成陈述和论证,其表现形式就是三段论。而斯派逻辑将命题作为逻辑分析的基本单位,他们用一些算符,像“如果”“与”“或者”等连接命题。


二、物质与自然(自然哲学)

在斯多亚学派那里,世界并不是偶然运动的产物,而是受必然法则的支配。自然被理解为有系统地进行创造的精巧的火(赫拉克利特:“世界是一团永恒的活火,它在一定的分寸上燃烧,在一定的分寸上熄灭。”首先,赫眼中的世界即统摄世间万事万物而成的整体具有两个基本特性:“活火”之“活”——流变无常;“一定的分寸”——永恒常住,也就是变化中的不变,于无常中而有常——秩序、规律、“逻各斯”。然后,赫最终将世界的本质或者说本原始基归结为火,在我看来,体现了赫自身的一种个人倾向:虽然赫从纷纷扰扰变幻无常的世界万物之中发现了不变的逻各斯,所谓的不变与永恒,为我们的理性找到了一个牢固可靠的立足之地与用武之所,但是,逻各斯与其说是赫发现的一种外部的客观存在,不如说是赫创造的一种内在的主观产物,也就是说它并不是我们理性的来源与保证——所谓宇宙理性或自然秩序,相反我们的理性恰恰是它的来源与保证,它是理性的产物,更是理性那永不满足的虚妄欲求——统摄、超越、无限——的典型表征,还是理性为了满足自己永不满足的欲求而创造出来借以自欺自慰的可怜儿。多么可悲!多么可壮!话说这不是现代后现代一些哲学家们一直批判反复强调的么。所以赫在终极的意义上舍弃了逻各斯而选择了火,选择了流变无常;万事皆流,无物常住。写到这儿突然想起了刺客信条:Nothing  is  true,  everything  is  permitted.  万物皆虚,万事皆允。两者异曲而同工。同样异曲同工的还有佛教,佛法云四大皆空,诸法皆空;世上万事万物的发展变化都因缘,而缘起性空。一句话,佛教的人生观就是苦,世界观就是空,所以才总是教人看破红尘,说什么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扯什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但佛教若止步于此,不过就是一个小众苦逼屌丝教,不可能像如今这般占据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的席位,原因就在于它在大悲的基础上勇猛精进——大壮!人世苦空,故而大悲,但佛教的大悲却是菩萨低眉,悲己(小乘)更悲天下众生(大乘)。小乘佛法只修自身,也是傻逼,岂不知修己即修人,度人方度己。大乘佛法则要普度众生。正因苦海无边,才要慈航普度;正是看破红尘虚无荒诞,才要严肃郑重,庄严一切。正是大悲之后有大壮,既有菩萨低眉,更有金刚怒目。烦恼才是菩提,智慧则如金刚,无坚不摧。说到这儿又说回逻各斯了,不过西哲的主体性太强,必须批判。),它本身具有合理性,斯多亚学派又将其理解为神。神就是理智、命运和宙斯。因此,世界是依照某种目的所安排的,因而是有秩序的,自然和人类都按照目的原则而行动。透过整个宇宙,人们会发现理性和规则在起作用。(斯牢牢抓住了赫逻各斯的一面啊)

根据斯多亚学派的观点,存在质料和事物之分。质料是万物由之产生的东西,而作为事物的物体是有限的实体。他们相信,一切真实的东西都是物质的,各种事物无非是物质的某种形式。但是,宇宙并不是惰性物质的堆砌,还存在某种能动的要素,它是永恒运动的比较精巧的物质,就像风和呼吸那样。

斯多亚学派相信,时间是世界运动的尺度。

三、感觉与认识(认识论)

斯多亚学派认为,感官知觉是关于世界的知识的基础,观念起源于知觉。他们认为,词语是表达思想的,而思想是基于某些对象撞击心灵的产物。外部事物经由感官渠道在我们心灵上打下烙印,即表象。当一定的表象反复出现时,人们就可以形成记忆,并且在这个基础上发展出'构建一般观念的能力。当人们相信表象再现了世界时,信念就形成了。

四、幸福与人生(伦理学,目的)

斯多亚学派将其伦理学建立在神控制的宇宙秩序的基础上,即把人的行为与宇宙法则联系起来。在他们看来,人的本性就是宇宙本性的一部分,因此德性生活的基础就是按照自然而生活。

与伊壁鸠鲁一样,斯多亚学派也认为伦理学的目标是幸福(幸福是神马),但与伊壁鸠鲁不同,他们并不期望在快乐中寻找幸福,而是通过智慧寻找事物进程的必然性。幸福不是来自人们的选择,而是对事物必然秩序的服从与赞同。不要希望事物依自己的愿望发生,而要按照自然必然性去生活。我们不能控制事物的自然进程。但是能够控制自己对待事物的态度。可是,斯多亚学派并不回答这样的问题,如果自然秩序决定我们的生活,为什么不决定我们的生活态度呢?(因果决定论压倒了自由意志,可是却又保留了自由,将其局限于我们的生活态度上,这是说一种心灵、精神的自由、宁静、超然?)

如果说伊壁鸠鲁的幸福是身体无痛苦和心灵无烦恼,那么,在斯多亚学派那里,即使身体有痛苦,只要有适当的态度也可以达到心灵无烦恼的幸福,而且身体健康之类的事情是受欢迎的,但并不直接就是善的和有德性的。(那么什么是善的有德性的呢?两者是同一个意思吗?斯的伦理学目的是幸福,看来是指一种对生活人生选取适当的态度以达到心灵无烦恼的境界。肉体方面是不重要的可以忽略的,至少次于精神。这样的话,我还是倾向于伊壁鸠鲁式幸福。)

根据斯多亚学派的观点,由于人的理性来自自然的逻各斯,正确地按照理性生活就是自然的生活。因此德性就是依照理性而生活,学会从容而愉快地接受发生的所有事。善就是“理性存在作为理性存在的自我完成”。自由并不是人们可以随意改变自己的命运,而是认识命运法则之后心灵的无烦恼。这就是所谓斯多亚式的冷静。

就具体的德性而言,斯多亚学派认为德性有主次之分。有些善是目的,有些善是手段,有些善既是目的又是手段。


评论

热度(2)